师魅

校园小说   2021-07-23   加入收藏夹


 砰一声,王正的脑袋和粉笔擦产生了亲密的接触。换成别人,就算不一跃而
起和老师理论,至少也要咬牙切齿做痛恨状,更何况王正正值18岁,高大健壮,
血气方刚。他却只撇了撇嘴角,挥手掸去了头发上的灰渍,若无其事的继续望着
那不知所谓的课本。为什么会被扔粉笔擦?王正不想去思考这个问题,只要是崔
老师教课,他可以有一万个理由整自己。“衣冠禽兽,不过是说破了事实,撕了
他脸面,根本就是疯狗。”王正暗骂。

  王正读的华星高中,是一所贵族式的寄宿学校,从学生到老师个个打扮得光
鲜亮丽。王正却只是街角收养所的一个孤儿。由于校长启动了一个慈善计划,每
年提供一个特别生的名额给没有钱上学的学生,王正幸运地被选上。不过随着时
间的推移,王正早已发现这只不过是学校提升声誉地方法,由于那些贵族学生都
不喜欢和穷小子们一起上课,特别生便饱受欺凌和排挤,不少都退学了。

  学校根本不在乎,只要知名度上去了,有更多的钱赚就行。被退学的学生根
本上告无门。王正正是看到这种情形,一怒之下,出言顶撞了校长和教务主任崔
老师,从此便成了他们的眼中钉。说起这崔老师,身材矮胖,满脸横肉,一副作
奸犯科像,也不知道这种流氓似的人物怎么混进学校的。

  好不容易混到下课,王正孤独地坐在教学楼外的阶梯上,抚摸着自己微红的
额头。心里把崔老师从头骂到了尾。要不是读不了高中,根本没办法混口饭吃,
王正也不会忍声吞气到现在。“快点毕业吧!”王正在心里长叹道。

  “王正,怎么了?额头受伤了吗?”一声亲切的问候打断了王正脏话不断的
思维活动。只见一个年约二十四,五的女老师,一米六五左右,秀丽的脸庞带着
淡淡的微笑,一声鹅黄色的淡雅教师上装,同样颜色的套裙到膝盖,超薄的肉色
丝袜勾勒出小腿秀美的曲线,足登一双白色的高跟鞋。王正心头一动,刚才的愤
怒憋屈忽然烟消云散。要说这个学园还有什么让王正留恋的地方,那就是眼前的
陆蔓老师了。陆老师是公认的学校最漂亮的女老师,文雅贤淑的气质,曼妙匀称
的身材,几乎是每个男生心目中的女神。

  “没事,老师,不小心碰到了。”王正急忙站起来,笑着说道。“怎么这么
不小心,去医务室看看吧,要不老师那里有药,给你敷一下吧。”陆老师顺手拨
开王正的头发,关切的看着受伤的地方。王正只觉得老师柔软的手指掠过自己的
额头,温柔的触感从额头一直传到了心里。

  从小没人关心的王正只觉得心头一热,自从自己进了华星,身为语文老师的
陆蔓就对自己照顾有加,多次阻止那些纨绔子弟欺辱王正,还经常塞给自己一些
生活用品。王正早已把老师当成自己的姐姐一般,有时候那些富家子弟私下喜欢
意淫美丽的语文老师,王正总会跳出来,即使每次都寡不敌众,也不让他们侮辱
自己心目中纯洁高雅的陆老师。

  “真的没事,您别担心了。”王正忙摆手说道。陆老师仿佛明白了似的,叹
了一口气,露出一丝忧郁的神色。王正忙道:“老师,别为我担心,我从小就这
样,过一会就没事了。”陆蔓轻轻苦笑了一下,说:“老师就是怕你受不了,其
实忍半年你就毕业了,到时候拿到高中文凭,就算没钱读大学,出去也可以找点
事做。要是万一出了什么事,太不值得了。”王正点点头,如果没有老师的安慰,
或许自己早就被开除了,王正这样想。

  “早点回寝室休息吧,马上要期中考试了,老师先走了。”陆蔓拍拍王正的
肩头,转身离开。王正目送老师婀娜的背影渐渐离去,心里暖呼呼的。

  期中考试完结了。

  王正怔怔地看着面前的语文试卷,上面鲜红的59分嘲笑般巨大。更令人王
正气血上冲的,是作文直接给了超低的分数,而且没有任何理由。

  这对于成绩一直在年级都是名列前茅,那些吃穿不愁的富家子弟根本没几个
好好学习的。特别是语文,由于是陆蔓老师教的,王正学得非常认真,排名从来
都是数一数二。“这不是明摆着要我好看吗!”王正的手微微颤抖。“被玩了吧,
这次姓崔的改的试卷。”王正旁边的同学冷笑道。王正终于忍受不住,一把抓起
卷子,向外面冲去。“算了吧,没用的。”王正只当耳旁风,径直往教务处的方
向而去。

  “崔老师,这是怎么回事,我的作文有没有跑题,怎么能给这么低分?”王
正竭力抑制怒火,语气中仍然显露处明显的不忿。崔主任斜了一眼试卷,慢条斯
理的说道:“很对啊,有什么不对吗,我可是语文教研组组长,文章写得怎么样,
我当然知道。”

  看到王正想要说什么,崔主任立刻接着说:“你好好找找自己的问题,别老
把问题推给别人。”接着挥挥手,正眼也不看王正,道:“快出去,别打扰我工
作。”王正火气上冲,忍不住说道:“那我和陆老师说去,她知道什么才叫写文
章。”

  崔主任一抬眼,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道:“那我找陆老师和你谈谈吧,
你今晚去她房间,快走吧。”王正听他这样说,心想:“陆老师肯定不会乱给我
分。”抓起试卷,王正离开了教务处,身后传来了崔主任不屑的冷笑声。

  “快进来吧,就坐床上,老师去倒点水。”陆蔓打开房门,让王正进来。陆
老师的房间十分整洁,安静。王正有些拘束地坐在床边,陆蔓转身走向厨房,她
今天穿了一身灰色的套装,裙子堪堪遮住大腿,半透明的黑色丝袜裹住双腿,脚
穿一双平底拖鞋,既职业又家居。

  “听说你的语文卷子给了不及格?”陆蔓递给王正一杯热水,顺势坐在他旁
边,说道。

  “是啊,陆老师,太不象话了,我觉得我的作文怎么着也不能给这么低得分
吧,给,您看看。”王正拿出试卷递给老师,忿忿不平的说。

  陆蔓却不接过试卷,她放到一边,叹道:“没用的,分数都是崔老师一个人
说了算,老师知道你委屈,可是,可是也没有办法啊,现在是他做主,你只有忍。”
王正气往上冲,大声说道:“凭什么都是他们说了算,有钱就了不起吗?课堂说
什么诚信,什么荣耻,都是狗屁!”

  陆蔓眼神一黯,双手在裙摆抓出了皱褶,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还太小了,
不明白,没有什么对错,只有权力和金钱才是标准,今天你只是个穷小子,啥都
没有,没人看得起你,只有以后混出了出息,人家才会正眼看你,所以老师一直
劝你,忍到毕业,一切都会好的。”

  王正微微沉默了一下,诚然,老师的话很有道理,但王正就是不服气。他看
着老师美丽中带一缕忧愁的脸,忽然觉得此时老师不像平时照顾自己的大姐姐,
倒像一个柔弱的小女人,散发着惹人怜爱的气息。王正心里涌起一股热流,想要
保护眼前这个她,不禁冲口而出:“老师,我听你的,等我长大混出个人样来,
帮你找个好工作,不用在这里受气了。”

  陆蔓一愣,转头望了一眼王正,挤出一丝微笑,轻声说:“老师无所谓了,
你照顾好自己。”她说完这句话,忽然站了起来,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在房间里
来回踱了几步,用力绞这双手。王正不禁有些奇怪,问道:“怎么了,老师?”

  陆蔓深吸了一口气,回头笑道:“没事,老师想到了其他的事情。”她话音
微微颤抖,紧接着说道:“王正,把水喝了吧,坐一会,房间有点热,把外衣脱
了吧。”正值初秋,王正也觉得有些燥热,便脱去了外套。陆蔓也除去了外衣,
里面一件紧身的白色衬衫贴着窈窕的身体,丰满的胸部高高撑起丝料。薄薄的材
料,隐约映出胸罩的颜色。

  也许是真热了,陆蔓的脸颊浮出一抹红霞,她顺手解开了领口的2个扣子,
露出了一段雪白纤长的脖颈。陆蔓重新做了下来,这一次离床沿很远,套裙向上
卷起,露出了大半条修长,匀称的美腿,在泛着光泽的黑色丝袜点缀下美得令人
窒息。

  王正心头乱跳,毕竟也是个大男生,看到这么香艳的场景,大脑和身体都有
了特定的反应。王正暗骂自己,眼前可是一直视为姐姐的陆老师,心目中纯洁高
贵的象征,怎么可以有其他念头。老师这样肯定是不把自己当外人,所以很随便。

  此时,陆老师侧过身子,面对王正,缓缓说道:“王正,你将来混出来真的
不会忘记老师吗?”王正一激灵,毫不犹豫转头回答:“当然了!”陆蔓的脸微
微一红,眼睛里参杂这一丝喜悦,却有更多相反的情绪。

  她眨了眨眼睛,驱赶了这些信息。再次张开双眼,眼神里却带着一股媚意,
仿佛在眼眸表面涂了一层晶莹的液体,由于扣子解开了,又侧着身子,雪白的颈
项一览无余,甚至能看到一点调皮地探出头的乳沟和微微起伏的胸型。一条腿架
到了另一条的上面,裙子向上卷起更多,连袜跟紧贴的大腿根部也暴露在王正眼
里,被黑色丝袜包裹住的双腿交叠,互相摩擦,发出细微的声音,好像是夹在其
中的神秘地带在召唤一般。

  王正只觉得大脑充血,一片迷茫,不由聚精会神地看着老师的身体。忽然他
觉得这样不对,迅速摆过了头,陆蔓却搂住了王正的肩膀。用几乎是呻吟的声音
说道:“怎么了,怕老师了?”粉红的双唇吐出的气息带着一丝美女特有的香气
擦过了王正的耳垂,激起的电波反射到王正每一处神经末梢。

  王正实在不知道怎么办,全身都在发抖,忽然觉得手肘擦到一团柔软的东西,
陆老师的胸部似有意似无意地来回接触王正的手臂,同时老师的大腿也轻轻触到
了自己,虽然隔着一层裤子和丝袜,王正也能感受到老师肌肤传导过来的热力。
他已经喘不过气来,只觉得胯下那健壮的器官坚挺无比,正企图统率自己全身的
行动,再不做出反应,只怕就要犯下大错了。

  王正突然一跃而起,把陆蔓和自己都吓了一跳。王正一阵慌乱,结结巴巴说
道:“老师,我,我,我先走了。”说完转身推开房门,仓皇离去。身后的陆蔓
虽抬手想拉住他,却只抬起一点就放下了,脸上露出一丝甜蜜,却迅速消逝,被
无奈的苍白替代了。看着王正遗忘的试卷,陆蔓指尖摩挲这纸面,全身一动也不
动。

  从陆老师那里回来,王正一晚上没睡好,脑子里充斥着老师的倩影,好几次
都被刺激得想要用手安慰自己,却又被自己骂了回去。“王正啊,王正,你想什
么的,怎么能把天仙一样的陆老师当成发泄欲望的对象,她可是你亲人啊。”王
正不断约束着自己。

  终于到了早上,王正脑袋昏昏沉沉的来到了教室。看到桌子上放着的语文考
卷,王正顺手拿了起来,上面的59分被划去了,变成了89分。王正一愣,翻
到反面,作文的分数已经被改过了。他一阵迷茫,还是旁边的同学说道:“这次
算你狗屎运,崔老师改分,真他妈见鬼,你又没爸没妈,考差了有什么了不起。”
王正狠狠瞪了他一眼,那小子冷笑一声转了过去。王正心想:“肯定是陆老师和
姓崔的说了,还是陆老师好。”再想到昨天曾经几乎对老师不敬,王正不禁背部
渗出一片冷汗。

  快放学了,崔主任走进教室,敲了敲王正的桌子,说道:“放学了来我办公
室一趟。”王正一愣,心想:“这傻逼不知道又要干什么,算了,不怕他,大不
了找陆老师的话,忍一忍就行了。”

  王正来到了教务处,里面只有崔老师一个人,这次他的胖脸倒是挤出了不少
笑容。虽然看上去恶心,王正还是走过去问了声老师好。崔老师居然热情的说道
:“王正啊,你的分数陆老师和我仔细深入探讨了,我们一起达成了共识,给你
加上30分,这次我不对,还是陆老师厉害,哈哈,喝口水。”王正受宠若惊地
接过杯子,低声到了谢,天气很热,他一口便喝完了杯中的水。

  “我说王正啊,还有半年就毕业了,要好好加油啊。”崔教师嘴角诡异的翘
起,嘴里却仍操着师长的口气。王正随口答应,也许是天气太热了,王正头晕晕
的。崔老师的话仍然传过来,王正却听不真切,头脑发飘,眼神也不清不楚了。
只听崔老师若无其事地说道:“陆老师身材不错,够骚吧?想不想干她?”王正
大惊,头正要抬起,却觉得有千斤重,怎么也抬不起来,接着眼前一黑,晕了过
去。

  王正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密闭的所在,面前好像是一片毛玻璃,
能清晰看到外面的场景。王正移动了一下身体,立刻发现出了双手可以活动,全
身其他地方已经被固定成站立的姿势,连嘴巴都被堵上,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几不可闻。王正用手四处摸索,企图找到挣脱的方法,可惜他是被几道牢不可破
的锁扣拴住,根本不可能凭自己拍拖。

  挣扎了一阵子,王正终于放弃了。要不是嘴被堵上,王正早就把能想到的最
肮脏下流的骂人话喷泄而出,当然,对象是崔主任。他心里愤怒,疑惑,又惊惧,
不知道这个混蛋想要对自己做什么。难道要谋杀自己?没有任何好处啊?每一分
钟都像一年那样漫长,终于,王正渐渐平静下来,向外望去。这是一间卧室,家
具很简洁,一张大床,一张梳妆台,一把椅子,不像是宾馆。

  正当王正惊疑不定的时候,外边传来脚步声。清脆的高跟鞋的噔噔声和皮鞋
的啪啪声由远及近,吱呀一声,门打了开来。首先进来的正是崔主任,他首先往
王正这边瞧了一眼,脸上浮现出冷笑,然后被满面谄笑代替,回头说道:“进来
吧,陆老师。”

  王正心头咯吱一声,进来的正是陆蔓老师。她眼神略带惶恐,不安,化妆却
比平时稍浓一些,长长的睫毛微微翘起,略施粉黛的脸苍白中透出一抹红晕。身
上仍然是教师套装,全身黑色,裙摆很高,一双没有一丝赘肉的长腿在黑色尼龙
丝袜的体贴下,反射出柔美的光泽。侧面开叉的设计,隐约闪烁着蕾丝的花纹。
脚上是一双黑色鱼嘴高跟鞋。王正一阵迷惑,陆老师为什么会跟这个恶心的崔老
师一起来这个地方,此时他一时忘记了自己的安危,开始担心起陆蔓来。

  崔主任坐在了床上,说道:“来,来,陆老师快坐下。”边拉过了陆老师的
手,陆蔓脸色一红,没有反抗,和崔主任并肩坐下了。王正心里大骂:“死胖子,
滚开,别离老师这么近。”可惜外面两人根本感觉不到他,在陆蔓眼里,面前只
是一片变换这光亮的玻璃而已。

  崔主任开始乱扯一些工作上的事情,陆蔓只是低着头,偶尔点一点头,一动
不动。崔主任脸上突然露出邪恶的笑容,他忽然把手搭到陆蔓的大腿上,隔着丝
袜来回感受她白皙美腿的肉感。陆蔓全身颤抖了一下,却也没有抵抗,脸上更红
了。

  王正的脸却比陆蔓更红,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要不是不能移动,他一定冲
出去把那个胖子打得满地找牙。他奋力的扭动身体,嘴里拼命发出声音,竭力弄
出声响,提醒陆老师。但这个装置实在太结实,王正根本徒劳无功。

  他一边挣扎,耳朵里边听到崔主任说道:“小陆啊,不多说了,我们照常,
照常,呵呵,来,先把衣服脱了。”这句话像一颗手榴弹在王正耳廓里爆炸,王
正只觉得天旋地转,思维一片迷乱,什么?照常?脱衣服?在王正的眼前,陆蔓
的身影忽然变得如此模糊,而自己,在此刻已经感受不到任何东西,好想全身的
器官都麻木了,脑海里飞快得闪过和老师在一起的温馨画面,然后,都像玻璃般
碎裂了。

  陆蔓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虽然犹豫了一下,还是站了起来,正准备背过身子,
传来了崔主任冷冷的声音:“对这这面玻璃脱!”陆蔓停住了,深吸一口气,缓
缓地把手伸向了自己的衣扣。

  不一会儿,陆蔓的上身只剩下黑色的胸罩,白得发亮的胴体柔若无骨,白皙
的脖颈,纤细的肩头,盈盈一握的柳腰,散发出目眩神迷的光芒。陆蔓坚挺的双
乳将胸罩高高撑起,吹弹得破的肌肤在略显急促的呼吸下起伏不定。双手环抱着,
胸前显现出一道清晰的乳沟。“里面也脱掉。”崔主任兴奋得发抖的声音响起。
陆蔓伸手到背后解开了挂钩,终于,美女老师光洁无瑕的上半身完完全全暴露在
了空气下。

  此时的王正,精神已经到了错乱的边缘,他眼神呆滞,直直盯着老师的身体,
大脑一片空白。映入眼帘的是陆蔓娇嫩的乳房,两颗小葡萄不知所措地挺立着,
却不是意料之中的粉红,倒有些成熟的鲜红。即便除去了乳罩,陆蔓的双峰仍然
骄傲的挺立着,炫耀自己的美丽。王正只觉得下面的阴茎不管大脑的指挥,擅自
开始急速的膨胀,把裤裆高高撑起,好像也想像这对乳房一样,摆脱衣物的束缚。

  崔主任不停地吞吐这口水,继续下命令:“现在脱裙子,内裤,不过保留你
的丝袜和高跟鞋。”陆蔓默不作声的拉开拉链,褪下裙子,露出了黑色蕾丝小内
裤,堪堪遮住女性最私密的地带。而腿上的装束更加迷人,黑色的吊袜带和黑色
尼龙丝袜更加突出陆蔓如雪的肌肤,既高贵又淫乱。

  陆蔓双手勾住了内裤的边缘,却迟迟不往下拉。崔主任不耐烦了,呵斥道:
“干什么,快点啊。”陆蔓泫然若泣,牙齿紧咬,却像冻结了般,没有一点反应。
王正忽然燃起一丝希望,老师肯定要放抗了,快放抗啊,老师,别让这个该死的
胖子这样侮辱你啊!他又开始挣扎,企图能帮助心目中的女神。

  “干什么,你忘了,你要是不听我的,有什么后果。”崔主任冷笑道,他边
解开领带,裤带,边说道:“快点儿,别惹我,你不是说忍两年就过去了吗,都
忍了这么久,别功亏一篑。”陆蔓浑身颤抖,终于下了决心,开始慢慢除下自己
的内裤。王正绝望了,他的眼睛被痛苦,愤怒和不解的泪水浸满,老师的身影已
经完全模糊了。

  终于,陆蔓的下体也完全裸露了,由于仍然穿着高跟鞋,她的身体挺立着,
除了吊袜带和丝袜,全身的肌肤一览无余。崔主任也脱得精光,露出了一身横肉,
大腿和肚子上长满了黑长的体毛,胯下的阴茎高高挺立,紫红色的龟头仿佛要脱
体而出,择人而噬。

  崔主任淫笑着说道:“来,到床上,好好表演下,自慰给你面前这堵玻璃看
看。”陆蔓无奈地爬到床上,仰躺着分开了双腿,把自己的阴部完全暴露在王正
的眼前。黝黑细长的阴毛下是微微闭合着外阴,缝隙处透出一点粉红色,那是老
师的小阴唇,仿佛是感受到了男人灼热的目光,它微微的收缩了一下,似乎是害
怕,又或者……

  王正完全僵直了,虽然竭力不想去看,但是眼前的景色仍然像磁石一般牢牢
吸引住了自己,更别说下体的肉棒,涨得发痛,王正几乎想要伸手去抚慰一下,
只是凭着最后一丝清醒拒绝着肉体的需索。崔主任继续说道:“快点做,别装了,
一摸上,你就舒服了,小浪货一个。”

  陆蔓满脸通红,手开始伸向自己的下体,先用右手掰开了阴唇,将粉红的阴
户和还是是含苞未放的阴蒂暴露了出来,然后用左手中指开始上下抚摸露出的肉
壁,偶尔旋转的揉动自己的阴蒂,随着纤长雪白的手指不断的运动,陆蔓的脸越
来越红,害羞的神情中开始参杂进一些迷离,呼吸渐渐急促,鲜红的双唇之间开
始吐出热热的气息。阴蒂已经开始胀大,从花蕾里脱身而出。而阴部的肉壁也开
始变得湿润,泛着白色的光泽。

  “真他妈骚,平时一副端庄的不得了,自摸都能这么快发浪,看来是很想要
老子的鸡巴,骚屄。”崔胖子一边嘴里污言秽语,一边嘲笑般的望向王正这边,
说道:“看王正那小子,叫你去勾引他,居然坐怀不乱,我看他还当你是圣女呢,
我看是欠操的圣女吧。”王正此时眼泪也流不出来,心头痛得几乎要让他昏了过
去,但下体却传来奇异的感觉,一股火热的流动传遍全身。

  陆蔓听到这话,猛然一震,鼻翼一阵抽动,她呼出一口气,好似要摆脱什么
死的,,开始更加猛烈的抚慰自己。她收回掰开阴唇的右手,伸到口中,沾了点
口水,开始揉捏自己的乳房,搓动已经硬挺的乳头,嘴里的呻吟不再细不可闻,
下体流出的液体将阴部弄得闪闪发亮。崔胖子愈发得意,望一眼穿着吊袜带和黑
丝袜的裸体女老师,又望一眼玻璃后的王正,开始奋力搓动自己快要爆炸的阴茎。

  陆蔓的娇躯不断的扭动,炫目的肉浪在王正眼里翻滚,王正只觉得自己的心
绪飞到了飘渺悠远的地方,思维已经完全停顿。此时,自己阴茎的热力却在体内
爆炸,旋转,好似要把皮肤撑破般。王正颤抖的双手开始伸向自己的阴茎,肉棒
令人惊异的火烫。他紧紧的握住,开始了疯狂的套弄。同时看到了崔胖子扶着他
粗黑的肉屌,向陆蔓的身体压了过去。

  “嗯,嗯!”感觉到自己手被拉开,一根像烧红的火棍的东西接触到自己娇
嫩的阴唇,陆蔓发出了苦恼的呻吟。紧接着双乳也被男人粗大的手掌牢牢握住,
揉捏,搓动,黑白的皮肤的交错下,那颗硬挺的小樱桃一会露出头来,一会又被
残忍地深深压下。“操,浪水流了这么多,想要了吧,想要就说!”,崔胖子叫
道。“啊,啊,不要,太大了,我会死的,不要。”

  陆蔓感受崔胖子的肉棍不断在外阴摩擦,还时不时撞击着阴蒂,每一击都让
她像触电般抖动。“饶了我吧,求求,唔,唔。”陆蔓的哀求被打断了,嘴唇和
舌头都被野蛮地侵占,美人的口腔瞬间充满了男人的唾液。此时王正的喉咙发出
深沉的低吼,胯下的阴茎喷射出精液,啪啪的打在面前的玻璃上,渐渐软了下去。

  此时的陆蔓已经到了极限,她双眼翻白,泪水不断涌出,黑色丝袜包裹的双
腿抽搐般,脚弯成弓形,脚趾死死挺直。她自暴自弃的边哭边叫道:“插进来吧,
我完了,干我,干我,我是浪货,求你干我。”在崔胖子得意的大笑和陆蔓嘶哑
的吼声中,粗黑的阴茎插入了女老师的阴道,挤出的淫水顺体而下,流过紧闭的
小菊花。同时,王正的阴茎又一次勃起了。

  “操,干死你,骚货,看我怎么让你爽。”崔胖子面目狰狞,把陆蔓的双腿
压到她胸前,从上方迅猛地冲击着阴道,两颗睾丸啪啪的撞击着陆蔓的会阴,不
断地活塞运动发出了渍渍的水声。陆蔓已经不知道在喊些什么,时而尖锐,时而
低泣,双手死死拉扯着床单。下体的浪水横溢,连床都打湿了,自己和男人的性
器官都在淫水的滋润下更加醒目,更加淫乱。王正又开始套弄自己的阴茎,刚射
过一次的肉棒此时再次坚挺无比。

  随着两人的肉戏不断地进行,陆蔓的反应开始剧烈,身体开始泛红,崔胖子
知道身下的美女快要高潮了,更加用力的冲击着阴道,在到达最顶端时候旋转一
下龟头。花心被碾磨的刺激把陆蔓送上了巅峰,“啊,啊,啊,啊!”陆蔓尖叫
着,阴道猛烈的收缩,臀部一阵绷紧,大量的白色淫水喷涌而出。

  她目光散乱,口水不受控制地留下。王正的口水也从堵住了了嘴边留下,下
体再次爆发,和陆蔓一起攀上了顶峰。崔胖子却没有射精,他一把翻过陆蔓,摆
弄成狗爬式,一口气从高高翘起的屁股后进入了女老师的阴道。这次他动作不再
那么剧烈,而是缓慢抽插,次次见底。

  刚高潮的陆蔓大口地喘息着,全身瘫软,但随着崔胖子的继续奸淫,她又有
了反应,开始挺送着臀部迎合着男人的进攻,嘴里再次大声呻吟开来。崔胖子做
了一阵,抱起了陆蔓,转向了玻璃的方向。此时王正的眼前,陆老师被弄成了端
起小便的姿势,一双黑丝美腿被崔胖子的两只手托着,中间的黑森林被一根凶狠
的肉棒不停地进出。崔胖子用力向前几步,陆蔓的乳房整个便压倒了玻璃上,变
成了可笑的扁平状。平时犹如女神般的陆蔓,现在在王正眼里已经完全变成了一
个一览无余的,在男人怀里放浪不堪的淫乱美女。令人惊讶的,王正第三次勃起
了。

  崔胖子对这个姿势更加兴奋,开始疯狂的耸动阴茎,直把陆蔓操得死去活来,
唾沫,汗珠,淫水恣意四溅,眼看就要再次达到高潮。崔胖子忽然更换了姿势,
一只手绕过腰肢,将陆蔓面对面抱在怀里。陆蔓的双腿紧紧缠住胖子的腰,嘴唇
再次被攻占,两条舌头纠缠在一起。

  崔胖子的另一只手没闲着,探到了陆蔓的屁股下,忽然将一个指节插入了她
最隐秘的肛门。陆蔓猛地一颤,喉咙里发出了苦闷的呻吟,身体三个洞口同时被
男人侵入,特别是肛门,被手指用力地抠挖,和阴道里的冲击交相刺激。如此香
艳淫乱的场面,让王正更加奋力地搓动自己的阴茎,尽管是第三度勃起,仍然十
分坚硬。

  “啊,啊……”陆蔓头猛地向后一仰,发出一声尖锐地叫声,再次达到了高
潮,全身又开始抽搐。崔胖子的表情也开始扭曲,开始最后狂猛地冲击,肛门里
的手指疯狂的旋转,抽动,“要死了,要死了,啊,啊。”陆蔓爽到了极限,眼
白也翻了过来。王正的呼吸也极度急促,精液冲到了龟头,到了爆炸的边缘。

  关键时刻,崔胖子忽然按了一个机关,隔开陆蔓和王正的那层玻璃打了开来。
一时间,他们互相看到了对方。“怎么,王正,你怎么在这里,啊,啊,不行了,
不要,啊。”陆蔓又惊又羞,自己全身除了腿上的黑色丝袜外一丝不挂,阴道和
肛门还都被男人侵入,如此羞耻的模样居然被平时对自己又爱又敬的王正看到,
更令她惊讶的,是王正那野兽般的眼神,居然和面前的崔胖子一模一样,还有胯
下怒涨的阴茎,他,他居然在手淫,怎么会。

  崔胖子哈哈大笑,坐在床上,扳过陆蔓的身子。这样陆蔓变得面对王正,同
时,崔胖子把手指放到了阴蒂上,夹住,开始疯狂地扭动。肛门,阴蒂,阴道三
重刺激,再加上面对王正的耻辱感,陆蔓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叫声,强烈的快感放
射到全身每一个神经末梢,淫水再次大量涌出,同时她只觉膀胱一松,居然被干
到了失禁。崔胖子也一声低吼,白浊的精液在陆蔓体内爆发,一时间尿液,阴液,
精液混杂在一起,涂满了两人的性器。陆蔓再也支持不住,晕了过去。

  同时,王正也射出了今天第三次精液。由于过度兴奋,他也晕了过去。

  当王正再度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温软的被窝中。鼻中传来清新的香味,他睁
开眼睛,这不是陆老师的寝室吗?难道刚才都是梦?到底出了什么事?王正一片
迷茫。

  “醒了吗?”老师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陆蔓的头发披散着,穿着一身白色
的连衣裙,光洁的裸腿,略微敞开的领口。看上去还是那么清纯,高贵。王正几
乎要怀疑自己是做了一个噩梦。陆蔓坐在了王正头旁,摸了摸他的额头,递过来
一杯水,说道:“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王正怔怔接过,并不喝,缓缓说道:
“老师,你和哪个崔胖子……”

  陆蔓脸一红,神色一黯,望着王正,说道:“我知道你看不起老师,可是,
老师也没办法。我爸爸是和他一起创立这个学校的,接过被他和校长阴了,一气
之下病倒了,我,我也是没办法,不然,给爸爸治病的钱也没有了。”

  王正心中一痛,果然,老师还是自己心目中的哪个陆老师。王正挣扎而起,
正准备说些说么。陆蔓忽然对他嫣然一笑,眼中充满了媚意,王正一愣,只见陆
蔓慢慢解开了衣领的扣子,露出了没穿乳罩的酥胸,上面高潮过后的粉红还没有
完全褪去。

  王正只觉得下体再次传来了那熟悉的火热,大脑又开始糊涂了起来。耳旁响
起了陆蔓慵懒的声音:“小正,来,和老师亲热吧,老师就你一个能谈心的了,
占有老师吧。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开始觉得男人好恶心,那种事情好脏,
可是那,那个崔,太厉害了,每次都整得我快要死了一样。老师现在一天到晚都
想着那种事,拜托,和老师做吧,老师……”

  王正已经听不到了,他只觉下体的热力又开始冲了上来,他一声大吼,扑向
了曾经心中的女神,一直犹如姐姐般存在的陆老师。而此刻,他的眼里,却只看
到了一个满脸荡意的淫乱的荡妇,陆蔓。

  王正突然觉得自己不那么讨厌崔胖子了。